品書網 - www.jfsjwe.live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
品書網 - www.jfsjwe.live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> 秦凡夏夢 > 第五百六十八章 何欣

第五百六十八章 何欣

手機閱讀
  “陳雷”

  “你是說,你來這,是帶我去見陳總的”

  聽到沈仲的話,唐凱一下又打起精神來。品書網 http://www.jfsjwe.live

  陳雷可是集團副總實打實的實權派

  集團人事部總監陳志光,更是陳雷的親兒子

  沈仲又重新狐疑地打量著沈仲手里的調令。

  臉上逐漸開始露出心領神會地笑容。

  “我說呢,前幾天才給我調到這邊當總經理,結果現在就給我調走,原來是有其他的安排”

  唐凱低聲冷笑著,看來陳總之前告訴自己的,沈氏集團即將改天換日的消息,并不是空穴來風,而且很有可能,這個計劃已經成功了

  現在陳雷已經掌握了集團的實權,這個調令,其實就是個障眼法,先卸了自己的職,然后再去其他更牛逼的部門任職

  想到這里,唐凱也沒有那么害怕沈仲,和門口的這群狗了。

  雖然兩條腿還是有點發顫。

  但他還是戰戰兢兢地從地上爬了了起來,用手撐著桌子的一腳,才勉強沒有摔倒,然后看著沈仲冷笑,“既然你這么喜歡這個總經理的位置,那我就讓給你好了”

  “唐總,你不能丟下我們不管啊”

  王惠一聽唐凱居然要從這里離職,頓時驚慌失措地趴到他腳底下,死死抱住他的大腿,驚恐地說道“唐總,您之前不是答應我們了嗎,要留在這里照顧我們的啊,您現在要是甩手不管,沈仲,沈仲他,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啊唐總”

  這三個人,因為品性一般,經常在工作中挑撥是非,所以在沈仲在職的時候,一直是在度假區處著最邊緣的位置,是唐凱上臺,她們用肉身作為交換,才得到了現在這么好的工作。

  可是,唐凱要是現在就走了,那么沈仲一上臺,這段時間里她們幾個在這里干下的壞事會被翻出來追求責任不說,甚至都有可能,連邊緣性的工作都干不了,直接被開除回家啊

  沈家濱海度假區,這是一份被多少人眼熱的工作

  環境優美,工作輕松,工資福利待遇極高,而且上升空間大

  對于她們三個這種從護士學校出來,沒什么學歷,當初靠找關系進來的人來說,要是從這里被開除,簡直就是噩夢

  所以聞言,吳琴琴也強忍著腦袋上的傷痛,慌忙從角落爬到唐凱的腳底下,拼命哀求說道“是啊唐總,在你當總經理的這段時間,我們可是替你做過不少的事情啊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,你要是走了,最起碼也要把我們帶走,不能把我們留在這里,要是落在沈仲手上,我們可就全都完了啊”

  唐凱皺眉低頭看著腳底下的二女,不屑地說道“這是集團調令,你們求我有什么用,要求去求集團人事部啊,讓他們在下一個調令,讓你們幾個,跟著我走不就行了”

  覺得自己即將高升的唐凱,現在已經完全看不上這兩個女人了。

  沈氏集團家大業大,隨便給自己調到哪個更牛逼的部門任職,那些年輕靚麗的女白領,小秘書,還有女職員,還不是自己隨便挑

  就這兩個老女人,到時給自己提鞋都不夠,怎么可能還帶著她們走

  再說了,沈氏集團人事部是什么地方,連他都沒有資格進入,這幾個度假區的小護士,更是連進集團大門的方向在哪都不知道。

  不過是個托詞罷了。

  吳琴琴和王惠,聽到唐凱這樣說,頓時腿抱的更緊了,哭泣著說道“可是人事部,我們也沒有資格去啊,要不唐總您幫我們去說說,讓我們跟著您,做牛做馬我們也愿意啊”

  “那我就沒辦法了,人事部別說是你們了,就連我也輕易不能進去,更說不上話,所以只能留你們繼續在濱海度假區,好好的為沈仲效勞了。”唐凱不屑地說道。

  “好了唐凱,既然你愿意卸職的話,就在調令上簽個字把。”

  見三個人已經黏在一塊,爭吵的難解難分,沈仲皺了皺眉頭,開口提醒道。

  “來了來了媽的這幾個賤女人,真他媽的礙事,等我走了,你一定得好好管教管教她們,太他媽不懂規矩了,跟幾條狗一樣,死纏著不放”

  唐凱厭煩地一腳將女人踢開,然后大步走出去,,可是當他看到此刻站在沈仲身后的那群惡犬時,頓時兩腿一哆嗦,差點就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“你,你能不能把那些狗給我弄走,不弄走的話,我不敢去”唐凱臉色慘白地說道。

  沈仲輕蔑地看了他一眼,大步走上前,將調令交到了唐凱的手上。

  唐凱仔仔細細地把調令又重新完整地看了一遍,在確定了自己只是暫時卸職,而不是開除或者離職后,才松了口氣,拿著調令走回辦公桌,提筆就要簽字。

  “唐凱,你當真不打算帶著我們走”

  忽然,一聲陰毒的話語,從他身后響起。

  唐凱轉過頭,就見王琴琴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從地上站了起來,手上還沾著腦袋上的血,正怨毒地看著自己,低聲說道。

  “呵呵,我剛才已經說了,想跟我走的話,你們可以直接去找人事部要調令,我一個卸職的總經理,可沒有這個權利。”唐凱不屑道。

  “那好,既然你不仁,那就別怪我不義”

  吳琴琴因為后腦勺被玻璃杯砸開,流血不止,站在原地踉踉蹌蹌搖晃了幾下,然后大聲說“何欣,你總不會忘了這個名字吧”

  “何欣”唐凱先是一愣,緊接著臉色摩驀地陰沉下來,低聲問道“你想干什么”

  “不想干什么,我只是想提醒你,很多工作都還沒有做完呢,你要是就這么把我們給甩掉,萬一這些工作讓其他人接手,有些事情,恐怕就沒有那么好辦了”

  面對吳琴琴近乎于赤裸裸的威脅,唐凱眼神低沉,殺死何欣的事情,他確實也有參與,不過只是幫她們隱瞞了何欣消失的事實,但是給夏夢飯菜里下藥這件事,可是他親自授意的

  媽的,也不知道陳雷現在到底有沒有搞定沈建平,要是搞定他了,這件事自然也就無所謂了。

  可如果還沒有搞定,而且處在關鍵時期的話,這件事情一旦暴露,非但自己活不了,恐怕還會連累到陳雷的計劃

  想到這里,唐凱忽然換了一張嘴臉,呵呵笑道“這么激動干嘛,有事情早說嘛,不就是想跟我走嘛,沒有問題,只不過我剛才也說了,這件事情不在我的權利范圍之內,但是我可以向上面打報告,以工作調動的名義把你們調到我新任職的部門,這樣總算滿意了吧”

  這是唐凱的緩兵之計,他打算先離開這,打聽清楚外面的情況再說,至于帶不帶她們走,也得看沈建平現在怎么樣了。

  “真的你說話算數”吳琴琴挑著眉,狐疑地看著唐凱問道。

  唐凱點頭,“那是自然,連沈總都能在這替你們作證,我還能騙你們不成”

  見吳琴琴眼神的警惕有所消減,唐凱又笑著保證了幾句,才轉過頭,在調令上簽好字,轉身交到沈仲手上。

  “行了,字我已經簽好了,辦公室也沒有要帶走的,你可以直接進來辦公了。”唐凱得意說道,腦海里已經開始幻想自己接下來的美好人生了。

  沈仲看了眼上面的前面,然后點點頭問道“好,不過我剛才聽見那個小護士說什么,何欣也是度假區的員工么”

  見沈仲主動問起何欣,唐凱眼中一抹微不可察的陰毒,一閃而過。

  不過隨即,他呵呵笑道“沒什么,就是才調到這兒的一個小護士而已,身較體貴的,還沒干兩天就受不了了,說是要走,你說說現在的年輕人,都是什么承受力”

  “你看看,這個人,是不是你口中說的,身較體貴的何欣”

  在唐凱不可思議的眼神中,就見沈仲側身站在一邊,而門外的狗群也讓開了一條路,一個穿著病號服,腦袋上幫滿白色繃帶的女人,在兩名黑衣人的攙扶下,緩緩走了進來。

(← 快捷鍵)返回目錄頁(快捷鍵 →)
海南飞鱼彩票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