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書網 - www.jfsjwe.live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
品書網 - www.jfsjwe.live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> 校園花心高手 > 第5300章 重見天日

第5300章 重見天日

手機閱讀
  有了,異公主突然靈機一動,想出了一個辦法,那邊是從房頂下去。

  想到做,異公主直接一躍,跳了房頂,雖然異公主的能力在修煉界說不很強,甚至可以說是很弱,不過這些基礎的輕功還是很拿手的。

  在房頂落腳后,異公主小心翼翼地掀開蓋著房頂的茅草,足夠自己跳下去之后,便直接跳了下去,動作很輕,別說驚動那對父子了,連神醫都沒有被驚醒。

  異公主走到神醫那卡的旁邊,仔細觀察了一下,確實是當年自己見過一面的那個神醫,只不過時過境遷,神醫那卡的臉已經有了一些明顯的變化。

  看去神醫的精神還算不錯,看來那對父子還是有點良知,并沒有虐待神醫,否則好幾年的囚禁,神醫都該骨瘦如柴了。

  異公主還在腦子里想著這些事情,那卡竟然自己醒過來了,見到房內的異公主,不禁大驚失色。

  “你是?”神醫那卡瞪大了眼睛,驚恐地問道,想必他已經很久都沒有見過生人了吧,常年都被關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小房子里面,唯一能見到的恐怕只有每天來送飯的那對父子了。

  “我是來救你的,小聲點。”異公主小心地做手勢讓神醫那卡動靜小一點,生怕驚動了那對父子,否則自己的計劃泡湯了。

  “救我?怎么救我?能出去我早出去了。”神醫那卡不屑地說道,那卡雖然年邁,不過從他說話的方式來看,他的心一點也沒老,反而還很年輕。

  “這樣。”異公主故作神秘地指了指頭頂的那個洞,之前自己下來的時候制造的哪一個洞。

  “你瘋了吧,簡直不可理喻!”神醫那卡看了一眼,有些生氣地說道。

  這么高的房頂,怎么可能的去,這不是大半夜來開自己玩笑的嗎。

  異公主沒有回答,抓起神醫那卡的手臂,向一跳,便跳出了房頂。

  “你...你是修煉人?”神醫那卡張大了嘴巴,不可思議地問道,嚇得有些話都說不清楚了。

  “沒錯,現在相信我能救你了吧。”異公主自豪地拍了拍胸脯回答道,這種被人崇拜的感覺對異公主來說真好,不像之前那樣,跟別人起來自己什么都不是。

  “我勸你離這個地方遠點,這里有一個人一直在尋找修煉之人。”神醫那卡故意裝作很恐怖的樣子,嚇唬異公主道。

  “我知道。”異公主云淡風輕地回答道,完全沒把對方的提醒當回事兒一樣。

  “你知道?”神醫那卡更加驚訝地問道,這件事情怎么會有外人知道,按道理來說這件事只有自己和那對父子知道,難不成他們已經對眼前這個女子下過手了么?

  “閑話少說,先離開這個地方,之后我再向你解釋。”異公主說完,拉著神醫那卡便離開了。

  在這個地方待得越久越危險,一旦那對父子醒來,自己可前功盡棄了,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打算,縣趁早離開這個地方再說。

  異公主將神醫那卡帶回了那卡的家,向他解釋了最近發生在自己身的一切。

  “原來如此,你朋友在哪兒,快讓我看看。”那卡聽完后,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緊接著繼續開口問道。

  異公主沒有直接回答,帶著神醫那卡來到了刑義的床前,神醫也沒有多話,直接坐在刑義的床前開始為他診斷了起來。

  “你朋友傷的很重啊,而且似乎已經過了很久了...”神醫那卡無奈地惋惜道,似乎在刻意嚇唬異公主一樣。

  “啊?您的意思是?”異公主一聽這話,以為連神醫那卡都已經沒有救治的方法了,不禁嚇了一跳,差點淚水都直接流出來了。

  “不過幸好你找對了人。”神醫那卡微笑道,愛開玩笑這種性格真是和表面正經無的那卡截然不同啊,誰能想象這種話竟然是這樣的面容之下說出來的呢。

  “呼,那有勞了。”異公主這才松了一口氣,雖然之前被那卡嚇得有些生氣了,不過可不能表現出來,萬一和他鬧矛盾了他不為自己醫治刑義了,那可糟糕了。

  神醫沒有回答,開始治療起來,從他的箱子拿出了一些古怪的器具,雖然看去已經很陳舊了,但是在神醫那卡的手看去還是那樣的好用。

  忙活了好幾個時辰,天都快亮了,神醫那卡才停止了手里的動作。

  “差不多可以了,現在還需要給他服一味藥,我這里荒廢了這么多年已經什么藥都沒有了,我給你開一方要藥單,你去村子里的藥店買來。”神醫那卡擦了擦額頭的汗水,拿出紙筆開始寫了起來。

  不一會兒,密密麻麻的一張紙便遞到了異公主的手。

  異公主看了看手里的藥方,不禁有些咂舌,這藥量可不是鬧著玩的,而且個個都是名貴的藥材。

  “你朋友傷的很重,這些都是必須的,放心我不會騙你們。”神醫那卡見到異公主臉的神情,看出來了她的憂慮,便開口善意地提醒道。

  “嗯。”對方都這樣說了,異公主也沒有什么理由反駁了,拿著藥方出了門。

  在大街轉了轉,終于看到了神醫那卡口的藥店,異公主直接走了進去,將藥方交給了掌柜。

  “你這些藥可都不便宜呀,而且很多都是很緊缺的藥物。”掌柜大概掃視了一眼手里的藥方,饒有趣味地說道,言外之意是問異公主身有那么多錢么。

  “我沒有錢,您看這個可不可以。”異公主想了一下,為難地回答道,同時取下了自己的手鐲交到了掌柜的手。

  掌柜接過手鐲,看了幾眼后,兩眼都在放光,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寶物啊,別說買那幾味藥材了,算是買下整個藥店也是綽綽有余的。

  掌柜如獲至寶,很快將手鐲收入了囊,生怕異公主后悔一樣。

  本書來自

(← 快捷鍵)返回目錄頁(快捷鍵 →)
海南飞鱼彩票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