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書網 - www.jfsjwe.live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
品書網 - www.jfsjwe.live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> 流氓艷遇記 > 2215章 抓捕

2215章 抓捕

手機閱讀
  耿卓低頭笑了一聲,抬起頭說道:“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事。品書網 www.voDtw.com

  葉貞好看的眉毛一挑,笑瞇瞇的說道:“白皮松都被你們活埋了,還有意思?那你說說怎么個有意思。”

  耿卓毫不在意的聳聳肩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說了一遍:“三百萬不多,但這樣被坑,換做是誰也咽不下這口氣吧,更何況……”

  “等等!”葉貞擺了下手,瞇著眼睛問道:“那個四合院的位置在哪?”

  耿卓說道:“東城禮士胡同!”

  “操!”葉貞很沒有形象,很粗魯的爆了句粗口,“不會是九號院吧!”

  耿卓一愣,緊接著說道:“我記得楊少提了一嘴,好像是說什么九號院。”

  “啪!”葉貞打了個響指,身體向后一靠,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耿卓不明所以的說道。

  葉貞一笑:“這么說吧,白皮松這個人我不算了解,但也不陌生。他的那個所謂的中介公司,說穿了就是披著合法外衣,干些雞鳴狗盜的事。要說他騙你個三萬五萬,甚至是十萬八萬我不感到奇怪。但要說他坑人三百萬,這個我還真不相信,不是他不敢,而是白皮松這個人做事一直都很謹慎,不然他也不能逍遙自在的活著遇到你們。”

  耿卓是誰啊,智商沒有戴恩恩那么變態,但那也是少有的精英人物,不用葉貞在往下說,他也知道這里面出了差頭。其實這事發展到現在,要怪就怪白皮松名聲太臭,在加上有點背景,所有人都主觀認為,白皮松經常干這樣的事,那這他媽的就是白皮松干的,沒跑。另外,楊洛知道九號院是朱家的,但這么多年了,九號院還姓不姓朱,是不是已經賣了,誰也不知道,所以楊洛并沒有想太多。如果他要是稍微調查一下,朱偉軍肯定會成為他的首要目標,甚至會捎帶著惡心一下劉康永。當然了,憑楊洛的尿性,白皮松的結局是注定,不會比現在好多少。

  耿卓看著葉貞:“這么說,這里面還有什么隱情?”

  葉貞點頭說道:“九號院之所以叫九號院,因為曾經有一位朱姓領導人住過,當時他在國家領導人序列排第九位。”

  聽到葉貞的話,耿卓直戳牙花子,他沒想到,這個九號院有這么大來頭:“那怎么會掛在白皮松的中介出售?”

  葉貞沉思了一下:“我猜測,這個院子掛在白皮松那里,不是為了出售或者說出租,而是為了騙錢的。”

  耿卓說出:“你的意思是說,白皮松是抗雷的,他背后還有人?”

  葉貞說道:“對,我剛才說了,白皮松這個人做事一項謹慎,要是背后沒有人撐腰,他絕對不會有這么大胃口,一口吞掉三百萬。”

  耿卓眉頭緊緊皺起:“這事有點辣手了,白皮松被我們挖坑埋了,他背后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”說著拿起面前的茶杯,輕輕喝了一口,“看來得盡快把這個家伙找出來才行,不然這么被人在暗中盯著可不好玩。”

  葉貞說道:“這事好辦,調查一下現在九號院是誰的就行。”說完她的眼神閃了閃,好像有些話沒有說完,但她也沒有再說。因為她不認為這事跟那個人有關系,雖然那個家伙也不是個好東西,但非常愛惜羽毛,絕對不會為了幾百萬,干出這樣下三濫的事。

  耿卓點點頭:“我也是這么想的!”說著想起了那張請柬,突然有一種感覺,也許這張請柬能夠幫他揭開謎底。

  東莞,天還是那么陰沉沉的,雨依然下著。在鴻福路和石竹路交叉路口的一個報刊亭外,一名穿著雨衣的男人正低頭拆開剛買的香煙,在里面拿出一根點燃深深吸了口,然后在衣兜里拿出手機發了個短信。過了能有五六分鐘,沒有收到對方的回信,讓男人有些焦躁。而這個時候他也微微抬起了一直低著的頭,這才看清,他的年紀也就二十來歲,或者還不到二十歲。

  突然,一輛紅色的高爾夫gi停在了報刊亭前。男人,或者說是男孩身體突然繃緊,神情從焦躁變成了緊張,眼神閃爍卻透著濃濃的戾氣。當他看到在車里下來的是一個穿著時尚的漂亮女孩時,長長的吐了口氣。

  “老板!”女孩兩步跑到報刊亭前,站在男孩身邊,看了看攤前整整齊齊擺放著剛剛發行的報紙跟雜志,然后又看看里面各種飲料跟礦泉水,還有香煙、零食什么的,甜甜的笑了,“給我來一瓶可樂!”

  “好嘞!”老板年紀能有四十多歲,見到漂亮的女孩子過來買飲料,聲音都比平時洪亮了不少。

  “謝謝!”女孩付了錢,擰開瓶蓋,仰著頭咕嚕咕嚕的,一口氣喝了能有半瓶,看起來是真的口渴。

  而男孩看到女孩這個樣子,本來還有些緊張的神情終于放松了。而女孩卻露出了甜甜的笑容,就見她把瓶蓋擰上,回身的一瞬間,那條看起來瘦瘦的,沒有一點力量的胳膊突然纏在男孩脖子上。還沒等男孩反應過來,女孩回身向前跨步,肩膀輕輕一抖,男孩一百二三十斤的身體,就像裝滿棉絮的破麻袋一樣,被女孩扔了出去。砰的一聲,重重摔在三四米遠的地方。

  男孩感覺到身體的骨頭都他媽的摔散架了,強忍著疼痛快速在地上爬起來,面對危險的本能,讓他毫不猶豫的探手在后腰拿出一支自制的五四手槍,然后指向已經到了面前的女孩。就在他扣動扳機的一瞬間,女孩手指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在他臂彎處敲了一下。

  男孩手臂不受控制的向上一楊,沉悶的槍聲響起。緊接著女孩向前跨了半步,側身肩膀頂在男孩胸口。沒有任何征兆,男孩身體再一次飛了起來,狠狠撞在路邊的路燈桿上,然后彈了起來,砰的一聲重重砸在地上。

  這一次這個小子是徹底起不來了,張嘴吐了口血,然后兩眼一翻昏了過去。而那個報刊亭老板張著大嘴,瞪著不可思議眼睛,看著眼前的一切。女孩的身高不算矮,但卻瘦瘦的,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。但誰能想到有這么大力氣,居然把一個一百多斤的大男人扔出去兩次。更不可思議的是,根本就沒看清那個小子是怎么被扔出去的。

  這時,在路口跑過來二十多名刑警,快速給男孩戴上手銬,架起來拖上一輛警車,而其他刑警紛紛對女孩豎起大拇指。

(← 快捷鍵)返回目錄頁(快捷鍵 →)
海南飞鱼彩票走势